晔翎汐予

【一期×婶】邻里2.0. 1

邻里2.0.  1
现paro
ooc有
私设有

之前的脑洞产物,发过一次,感觉写的不太好,找到大纲重新改改,设定不变,所以是2.0,但是我觉得设定还是不放出了,不然没什么悬念了。













巨大的落地窗前,白发的青年打开了手机,熟稔的拨打了一个号码,阳光照在脚前的几厘米木地板上,似乎携带这些灰尘,漂浮着闪闪发光。金色的眼眸注视着窗外的一切,不带一丝的感情。

“嘟......喂,鹤丸哥哥?”手机听筒内里传来一个女声,“呀?纪梓你快到了吗?我可是在这里等你好大一会儿啦,下了飞机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呢?”白发青年突然笑了起来,眯着眼开心的说道。

“...……没什么事情,不想麻烦你,懒得打。”纪梓手指划过一条又一条新闻,漫不经心的回答道。

“我可是很担心你的安危啊,真是的,快到了了吗?我帮你找到的新住处”他顿了顿,声音突然平下来,仿佛一片丝绸划过,柔和而轻盈道:“你...真的不打算回去住吗?”。纪梓停下手中的手指,看向窗外,沿途的樱花打着苞,含苞欲放,停停走走的车缓慢的前行,有那么几片早开的花被昨夜的雨打湿在地上,花瓣撑不住重量而缓缓飘落,纪梓眯了眯眼,视线再次回到屏幕前,继续滑动着亮起的屏幕,“不了,不方便。”。

“你还在想以前的事情吧,算了,不回也好,一个人的日子是住习惯了吗?不过我要提醒你,还是要回去打个招呼的,三日月哥哥还等着你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哥哥那边我会过去拜访的,有劳你了大明星,去帮我和哥哥预约个时间喽?”纪梓表情一松,乐呵呵的回答道,“那么不说了,我已经在门口了”
鹤丸放下手机,脸上的表情瞬间跌入了冰窖,带着寒气,他拉开阳台的门,站在外面任风不停的从他身边溜过,留下些许的寒意。

正午的阳光在春雨的洗礼之后更加透彻,这是一个高级公寓区,楼下是花园,而一片园区内只有一栋楼,四周有围栏隔着,公寓似乎人很少,直到现在纪梓都没有遇见人,走过进门一条落满光斑的路,光斑和地上几片被打湿的花瓣混在一起如同星星散落在地上,散发着闪亮的光,春雨过后的清新扑面而来,纪梓不由得弯了弯嘴角,心情也好很多。

“春天到了,还是那么冷呢?”鹤丸握紧了手机,转身回到客厅。

“咚咚咚”纪梓拉着两个行李箱,帽子遮住了半张脸,头发虽然盘了起来,但仍有几缕头发垂下,她顺手别了下头发,轻轻敲门。等了一会儿,没有人开门,纪梓轻轻地抬了抬帽子,看着门牌号,再看看手里的地址。

“不是说等着我了吗?真是的。”纪梓小声的念叨着,伸手准备再敲一下门,突然门从里面被打开,一张白纸飞过来,纪梓巧妙一躲,鹤丸扑了个空,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转过头笑着:“你来了?这个就是你的新公寓了!都按你的意思装好了,快去看看吧!”纪梓被鹤丸推着进了屋,鹤丸一边打开灯一边对纪梓说:“一路上还好吧,没遇到什么吧?你先熟悉熟悉这套房,明天我们回一趟家,你哥在等着你呢,我今天可和他说半天他才没追着过来,还不感谢下我,但是明天必须要过去一趟......”

纪梓眯了眯眼睛没有回答,拉着箱子走过不长的玄关,看到了右侧一面浮雕玻璃前的小型水池和喷水台,因为没有开电,水里只有几条小鱼安静的游着,纪梓抬头看见了玻璃尽头旁边的门,瞥了一眼便径直走到客厅,放下行李箱,跟着哥哥上了客厅左侧一面高大浮雕玻璃背后的木质楼梯,鹤丸拉开窗帘,厚重的窗帘被修长的手麻利的一系,光线便穿过白纱稀稀疏疏的透进来,照亮了昏暗的室内,房内只摆放着一张床,灰色与白色的的色调冷冷清清,纪梓走到靠内的玻璃隔间,一个浴室和洗手台映入眼帘,玻璃的推拉门里刻着些许花纹,像是墙一样不走进则无法认出的隔间,而玻璃隔间外的内测墙上则装饰的一面书柜,旁边是稍高的写字台,一台崭新的数位屏和一台崭新电脑的被安装在上面,纪梓用手拂过右面稍空的桌面,看到了台面上的一叠资料,盯着看了一会儿便收回手,走到窗边,鹤丸笑眯眯的看着她,然后拉开了窗纱后的玻璃门,说道:“这个阳台是露天的,外面对着的是小区内部,比较安静,很适合休息,对了这个阳台和客厅的那个是连着的,中间有楼梯,客厅那个比较长,你可以自己去看看。”

纪梓低声应着,慢悠悠的走到一边看了看,然后回到室内,看见鹤丸已经不在楼上了,便下了楼走到客厅,看见鹤丸已经坐在沙发上半躺着很累的样子,纪梓也坐下,纪梓先开口:“哥哥,三日月哥哥明天在家吗?关于你们委托我的事情,我还想和他商量一下。”鹤丸愣了愣开口道:“嗯,明天我也有一天空闲,我和你一起去拜访他吧,那个公司的事情你先不用考虑,休息一下,资料在楼上的桌子上,你已经看到了吧。有时间你就看一下,先了解一下,三日月那边我去和他说说,你今晚先休息吧,东西全都帮你弄好了,你看看还缺什么?要我帮你收拾行李吗?”纪梓看着他,小声的说道:“嗯,不用了,哥哥你也早点休息。”说着,起身送走了鹤丸。

纪梓看着楼道,刚才没有注意,现在才发现,出了电梯的这层楼只有两户人家,也就是说,隔壁是唯一的邻居,搬家肯定已经惊动了邻居,只能明天去拜访一下新邻居了,纪梓想着,回到家中,再次仔细的看了一遍设施,正如鹤丸所说,真是应有尽有,她打开了水池旁的那扇门,是一间客房,床被仔细的铺好,盖住,走进房间,感觉有些闷,便打开窗户和门,走出房间,客厅内只有一套沙发和小小的大理石矮桌,桌下铺着羊毛的地毯,虽然被桌角和阴影遮住了部分,还是能看出地毯上繁复的花纹,就像是起到隔离作用的几块玻璃一样,花纹复杂但瑰丽。

她想起要讲行李箱拉上楼,发现它已经不在客厅里了,于是纪梓快步的四处查看,一上楼便发现了自己的箱子,笑了笑,什么啊,哥哥什么时候拿上来的,真是的。纪梓打开行李箱整理衣柜,做完这些,天色有些暗淡了,她来到楼下玻璃后面和餐厅隔开的厨房,拉开玻璃门,厨房有些小,装下双开门冰箱似乎更小了,打开冰箱,什么都没有,厨房干净的异常,她叹了口气,哥哥还是忘了要准备一些生活用品啊,没办法她只能出门一趟,想起刚来的时候院子的外面似乎隔街有家大型商场,她披了件衣服,走出了门外。浏览着附近的吃饭的地方,思考着要去哪里买些东西,等在电梯门口。

叮,电梯的声音响起,纪梓低着头跨了一步,突然一个黑影,纪梓抬头,然而已经来不及错开,纪梓撞上了刚刚出电梯的人,猛的向后推了一步,重心不稳的就要向后倒下,她下意识用手向前抓,却什么也没抓住,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后背的疼痛,突然手臂被拉住,纪梓睁开眼睛,看见的是一个放大了有些焦急的脸,蜜色人的眼眸里有丝丝惊恐,后背也被一股力量所支撑,纪梓退了几步,扶着旁边的手臂站稳,还好这个人刚刚拉住了她,不然刚到就这个地方摔一跤可真是太惨了,纪梓平复了一下跳动速度加快的心脏,有些抱歉的看向对面扶着自己的人,距离很近,她被圈在怀里,对方比自己高了一个头,纪梓抬头看着他,水色的头发柔和的反射着楼道里黄色的灯光,清秀的脸似乎还没从刚刚的焦急中缓过来,蜜色的眼眸担忧的看着她,纪梓回过神,松开紧紧抓着对方衣服的手,后退一步,保持一定的距离,抱歉的低头:“对不起,刚才冲撞了您,非常感谢您的帮助。”

“没关系,你,”对面声音顿了顿,继续道“你是今天搬进来的住户吗?以前没有见过呢。”男人理了理衣服,站好,微笑的说。纪梓抬头看着他:“是的,您也是住在这一层吗?看来我们是邻居了,初次见面,我是住在1702的伊达纪梓,请多关照。”说着鞠了一躬,对方等她直起身来看着他时,说道:“这边才是,初次见面,伊达小姐,我是一期一振。”一期一振微笑着介绍自己,纪梓这才重新打量了对面的人,剪裁合身的衣服,一丝不苟的衣领,即使刚才事件过后也没有凌乱的头发,是一个谨慎的人呢,纪梓想着,笑着回答:“搬家第一天给您添麻烦了,一期先生,现在我还要去买些东西,先走了,明天必定会登门道歉,麻烦你了。”纪梓低着头快速说完,没等对方回答便走进电梯,关上了门。

一期看着少女离开后的空荡空间,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,是白色的头发,还是湛蓝的眼眸,让他有些亲切感,还是都是错觉,一期一振没有做更深入的思考,输入密码验证指纹后走进家里。

超市里,纪梓挑选着食材,多数偏向于熟食和零食,后来想了想还买了点水果和蔬菜,她提着东西往回走,在想要不要把自己之前设计的那个水晶饰品拿去赔礼道歉,纪梓坐在餐厅,拿出了原本放在桌上的材料,开始细细的琢磨起来,夜有些深了,纪梓快速付款,离开了店,回到家,沐浴后便躺在床上窗帘外灯火通明,光线透过窗帘中未拉起的缝隙还是有些许透了进来,但纪梓还是不由得有些恐惧,最后拿遥控打开了落地灯,光线瞬间布满了楼上,暗淡的光下,纪梓有些昏沉的睡去。

...TBC

本命一期,新年新语。刀剑的贺礼很棒啊!

【刀剑乱舞2517 】【一期婶】细雨

【主线部分】
现paro
刀剑乱舞企划产物
世界观详见 @2517
ooc预警

第一章 遇见
1
“又下雨了。”

茜坐在窗前,风中夹着一些泥土的气味,轻轻掠过她金色的头发,胸前的丝带跟着慵懒的摆动着,硕大的房间回荡着外面淅沥的雨声,茜站起身,地毯阻隔了脚步声的回响,摩擦的声音被无限的放大,她走在有些昏暗的走廊上。

“家里现在一个人也没有啊。”她自言自语道,打开门边柜子拿出了雨披,带上帽子,换上高帮的皮鞋,走出门外。

她家在离中心市区稍远一些的地带,她在花园里走着,帽檐遮不住的细雨扑在了鼻尖,她伸手碰了碰,似乎雨水比她还要温暖一些,她拉开院门,走在行人寥寥可数的人行道上,想感受一下外面的的气息,很孤单。

因为自己身体不好,家里便要求她尽量待在家里,但父亲其实很少会来过问她,多数时间她就只能和书为伴,她的家里收藏有很古老的纸质书,数据电子化的书多了,大多数人为了便利淘汰了纸质书,图书馆也普及电子借阅,只是一个安静的可以使用电子借阅的地方,有气氛而已。

她知道,在这座城市里还有一个书屋只借阅纸质书,几乎很齐全,但她只是听说过,手机里搜索到地址她曾经去过,在中心市区的一排哥特式楼房中,门牌所对应的那扇门却一直紧闭着。

小的时候父亲会带她一起看书,母亲也在旁边陪伴着,可是后来也渐渐少了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在外的次数多了,她便只能一个人在家,今天她算好了管家休假一天的日子,偷偷出来逛逛,本想再去一次那个神秘的书店,但是又下雨了,天气有些凉,她决定去些其他的地方,她记得父亲曾经提到过地下城和电梯的通行卡,于是她拿出了父亲放在盒子里的卡片,想找到电梯,然后去地下城逛逛。

电梯分布在城市的四周,她快速地走在路上,前额已经有些被雨淋湿,她拉下拉帽檐走进电梯楼,然后拿出一块手巾轻轻擦了下前额有些湿润的刘海,拍了拍身上的水珠,拿着卡片走进电梯,安静的等待一分钟后,机器报告着,电梯门打开了,几乎和上面一样的装饰,毫无生气,零星的几个人站在里面,静得有些可怕。

走出电梯所在的建筑,光线突然暗了下来,茜漫无目的地走在陌生的街道,四处张望着突然一个义卖慈善活动吸引了她的眼球,上面的招牌有些古老的东西,一些沾有灰尘的书吸引了她的注意力。

“好像很有趣。”茜看着上面的告示,喃喃道,“真想去看一下”,转过十字路口便是活动中心场地了,红灯等待时她拿出手机了看时间,计算着自己可以在这里待多久。

通行灯亮起,茜走了过去,突然,一辆自行车飞快从她身前掠过,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一下,几乎在同时,仿佛被什么绊倒失去了重心,重重的向后倒下,本能的想要用手抓住点什么,可是无能为力,只是转变为了阻挡的屏障,最后手掌和肘部剧烈的疼痛起来,脚踝似乎扭伤了,她想稍微站起一些,但有些吃力。

“这里很危险,快起来到路边吧。”伴随着一阵温柔的声音,一只手伸了过来,灰黑毛衣外套着暖白的外套,暖暖的热度似乎能够传过来,水色的头发下,蜜色的眸里尽显露担忧的神色。

茜犹豫了一下,拉住了他的伸过来的手,想借助另一只手撑着站起来,而对面的人握住的那只手一用力,伸出另一只手,几乎是拥抱的姿势将她扶起来站好,右脚的疼痛让她平衡有些失调,她紧紧的抓着那个人的手臂。

“你没事吧,需要去哪里休息会儿吗?”那人再次发声,茜注意到自己一直抓着他的衣服,似乎都有点小皱,就立即放开,然后说道:“嗯,可能是扭到了,休息会儿就好了。”

没等她说完,水色头发的男人看了看她的脚,又再次说道:“伤的挺严重的,义卖活动那边是我们举办的,有可以休息的地方,能走到那边吗?”茜有些怀疑的抬了抬脚,重心一歪,几乎全部靠在了那个人身上,一股淡淡的香气传了过来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茜连忙想要站正,却被一旁的人拉了起来,重新扶好,茜便默默的抓着他的手臂,慢慢走到义卖的休息区里。

“请你在这休息一会儿,我过去拿些东西。”

“嗯。”茜小声的应着。

她简单整理一下自己已经有些泥点的裙子,脱下鞋确认一下自己疼痛的部位。“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,等会应该能回去吧,这套衣服看来是不能要了,会被父亲发现的。”茜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脚踝和擦伤的手肘,想着该怎么和父亲说。茜突然有些着急想快一些回去,但看了看手肘和脚踝,脚踝似乎疼痛减轻了不少,休息会就可以走回去了,只是手肘处理有些麻烦,她有些无聊的抬起头看着那边在忙的义卖活动,很多小孩子围在那边有几个大一点孩子在招呼着。

看起来很开心啊,她不自觉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一段时间,她也曾这样和其他的孩子玩,好像和有个孩子相处的非常好,最后一次去花田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了,它一定很失望吧 但是到底是谁她有些好奇,却也无法想起。感觉有些东西在心里有些刺痛,她站起身想离开。

“等等”,茜转过头,那个蓝发青年拿着一个盒子急匆匆的走过来,“你的脚可以行动了吗?你手上的擦伤很麻烦吧!”茜回过头,一时语塞,微微开口想要反驳。

他又接着说:“所以说还是很危险的,地下城这方面的管理完全不到位的,先临时处理一下吧,以免伤口感染。”

茜看着他稍有焦急的脸,只好答应,伸手想要接过那个盒子,却被制止了。

他绕到一旁,说了一句:“不好意思,失礼了。”然后拉过她的手,用消毒水轻轻擦拭着伤口,茜有些脸红,她极力的忍受着消毒时的刺痛,但擦到中间部位时还是让她稍稍叫出来声,蓝发青年抬起头看看看她,她脸烧的通红,别过眼小声的说:“那。嗯,没事,谢谢你。”蓝发青年又低下头,只是开始边吹便擦,轻了许多。

茜看了看被包上绷带的手,然后稍稍起身对他说:“真是万分感谢,给你添麻烦了,我叫茜,单名茜,请问您的名字是?”

“茜...小姐,我的名字是一期一振,叫我一期就可以了。”他停下正在整理的手,抬头看着她微笑的答道。
一期一振停了停,又问道:“你是一个人来这里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好像不经常来这里?”

“嗯,平时没有时间”

茜看了看时间,“今天得快点走了,我的伤不怎么重,没什么问题了,家里有时间限制着,非常感谢你的帮助...欠你一个人情,有缘再见的话会还的。”说罢便站了起来,不顾一期一振的阻拦走开了这里。

一期一振看着的少女的背影,嘴里喃喃道:“单名茜吗?恐怕很难再见吧。”

“一期哥哥”会场传来了叫喊的声音,一期回过头,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走过去。

茜转过弯,回到依然同样的电梯,看了看自己手肘的绷带,打开雨衣遮住全部,走出电梯进入雨中。

茜看着天已经幽暗,加快了步伐,雨一直在下,她回到家,立马回到房间换去了湿掉而且沾着泥点的衣服,茜解开绷带,盯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将它放在了桌上进了浴室。

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她把那条绷带放入抽屉走了出去,刚在下楼时就听见了父亲在下面谈着什么。

“又有客人到来了吗”茜一边下着楼梯一边理着头发想着。

餐桌前坐着似乎是以前曾经见过的一些父亲商业上的合作伙伴,父亲有些严肃的看向她,什么也没说,茜走过去向他们一一鞠躬问好,完后父亲稍微有些满意的看着茜,指示她坐下,茜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保持着一直以来她所擅长的微笑,但也什么也没说。

茜默默的打量着对面的人,不由得回想起下午时那场邂逅,她缩了缩手,小心的藏起手肘前端的伤口,以极小的幅度安静的吃饭,父亲和几个人物谈得不亦乐乎,茜起身微微欠身然后离开了。稍晚一些,女仆再次扣开了她的门,茜来到父亲的书房,父亲坐在有些昏暗的灯前。

“今天看到了吗?你做的不错,看样子很满意呢,不过你还是要熟悉一下为好,你也不小了,有些事情也要开始参与了。”

“嗯”

“你今天有去哪吗?”

“没,在庭院里走了走,下雨了。”

“我帮你看了几个人,他们条件都很符合,下个月的舞会不要缺席。”

“嗯。”

父亲摇了摇手,茜便退出了沉寂的书房,回到房间便将破损的衣服包成一包丢掉,拿起那段绷带,塞到一起,一并丢掉。

emmmmmmm第五次王点出物吉,上次战扩都几百战王点都没有。。。真是。。。果然allface.